列印 關閉
翻轉毒鳥宿命 崁頂「老鷹紅豆」力拼友善耕作(上)
屏東二期稻作收成不久,馬上又到紅豆播種時期。台灣區稻作協會理事長林清源在崁頂的近35甲農地,也在此時播種,預告三個月後就可歡慶豐收。

幾部播種機一刻不停地在農地間播下紅豆種子,再打入田裡,希望「機器直播」能減少鳥類聚集、減少農損。這塊田區,將成為改變紅豆毒鳥宿命的示範田,一旦產量和價錢能維持農民生計,消費者也願意買單,林清源將推廣給農友。

播種機發出隆隆聲響,奮力地將紅豆種子播入土中,緊跟著播種機後面的白鷺鷥認真覓食。

「你看,土表幾乎都找不到紅豆種子。」林清源在機器直播後的田地巡視,果然很難找到裸露在外的種子。雖然紅豆苗一長出來,還是會有鳥來,但若一開始就能減少鳥類聚集,後續鳥害的機會也會跟著減少,但要完全沒鳥害是不可能的。

傷害黑鳶無心之過 毒鳥行為由此覺醒
林清源請代耕業者,每分地多放五至六斤種子給鳥吃,但不要毒鳥。他不計成敗,自願投入近35甲紅豆田做為示範田,配合農改場安全用藥、不使用落葉劑、不毒鳥三原則,希望累積好經驗,進一步推廣給所有的紅豆農。目前合作的幾位農友,未來也將回到崁頂、新園、東港、南州這四個鄉鎮繼續推動,逐漸改變紅豆種植方式。

提到這個轉折,他很感謝屏科大黑鳶研究人員林惠珊。兩年前林惠珊在崁頂田裡調查,首度揭開農業毒鳥實況。紅豆種植前,農民以稻穀摻毒造成數千鳥隻死亡的畫面,透過網路平台放送,震撼台灣社會;消費者意識到,為了一碗紅豆湯,可能犧牲了鳥類生態,連黑鳶也間接受害。

從此,要求農法友善生態系的呼聲不斷放送;農民也聽到了,毒鳥「會有問題」的理念深植腦海,農民間也相互監督、彼此提醒。

「過去毒鳥都是老一輩傳統農民,傳統農業就是這樣教下一輩;這幾年老鷹減少,農民並不知道是吃了麻雀中毒死亡,知道之後都有覺醒,提醒不要毒鳥。」林清源表示,農民為了防止麻雀,會在田裡使用好年冬或抗冬靈,不讓鳥類靠近;但因成本過高,這十年來改用加保扶摻在稻穀中,放到路邊(田埂邊),鳥吃這些稻穀死了,老鷹又吃這些亡鳥,連帶也中毒,但農民本意並非想毒殺老鷹。

把生態找回來 黑鳶紅豆卡好
現在與林惠珊合作,林清源希望找出一套宣傳方式來說服農民「把生態找回來」,首先就是實踐在自己的農地上。

這種務實誠信的態度,讓他的紅豆甫於年初推出就銷售一空。「現在我們這塊田區,無論是生產水稻或紅豆田,幾乎是攝影者的最愛,各種鳥類都有。」

這對林清源並非難事,過去為了水稻生態,他種植蠅翼草當覆蓋作物,減少雜草叢生,農民也不需噴殺草劑;田埂保護好了,青蛙、草蜢自然回來,田埂生態復原了,晚上有青蛙出來吃蚊蟲,省下很多農藥。

接下頁
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
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
最後修改日期: 2015.11.03
國際厚生數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© 2017 OHG All Rights Reserved
客戶服務電話: (02) 2351-8188